就是牢骚牢骚些东西什么的。

大早上失眠

(´・_・`)

不是不知道舍友3点多还在和男生讲电话。躺下后入睡前能够隐隐约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低沉的男性嗓音。

但是听不清内容。舍友说的话也听不清。只能听懂舍友高低相杂的谈话中的一下嗯嗯啊啊的应答和笑声。

其实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早就把这些都当成是家庭背景音一样从耳边过滤着睡着了。直到不知道哪个时间点,就像是做梦突然醒来一样,清晰地听到舍友和男生在免提通话。

云里雾里的不知道是在梦里还是已经醒来,甚至觉得他们的谈话已经持续了大半个世纪。

感觉像是窥探了某些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听着有一搭没一搭却绵绵不息的内容。然后听着凌晨5点他们互道晚安,矫情地等对方先挂的爱情把戏,推脱好几次终于真的挂机。

妈的...

他为什么 完全都不会难过。


为什么我要难过。

去你的。这辈子 有我自己爱我自己就够了。 反正老子也没差。

你最好是问心无愧真的没有劈腿。


如果你是中途同时和其他人一直暧昧着 那不好意思我收回祝福。

在还没有结束一段感情的时候已经开始了和其他人的暧昧的 大概是渣男。

那我能想到的最狠的言辞,大概是希望你以后会后悔。很后悔但是却永远不能再次得到的那种。


所以你最好是 问心无愧。


毕竟我也很受欢迎 这段期间 我明明白白只装着你 我高捧着一颗忠诚的心。

谁来都不受撩。谁来都拒绝。谁稍微靠近我 就大声放出一句我有男友。


期间无论别人怎样跟我说你和其他人在一起 我都笑他们不明白 因为当下我才...

我终于想起来了 昨晚做的什么梦

我梦见了从前喜欢我的男孩子

毕业的时候在他的学校不期而遇

两个人隔着一米半的距离

相视笑笑

一直这样面对面地站着

笑着

就是不肯转身而走

那个时候他问我累不累,我反倒说不累了,尽管被他的这个关心感动得热泪盈眶。

其他人不问的时候,心里总是会焦躁地想:你们也不问问我累不累,也不看看我消瘦成了什么样子

莫过

胆小、寡断、为时已晚

才剩下了追忆潸然

失眠的夜里想起你。

不失眠的夜里梦见你。

“呐 我回来了”

其实没有人迎接的我 根本不知道这句话怎么说。

无法骄傲

有一种奇怪的体质,总能吸引到无法吸引自己的人。

总是说

什么时候不走调了给你唱一首吧


什么时候能跨八度了给你来一曲吧


什么时候买板子了给你画一张吧


总是这么说总是这么说


可直到现在呢


都还没有出现那个 什么时候


也还没有出现那个 你

© 苔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