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牢骚牢骚些东西什么的。

夏日终该漫长

对你的回忆,是葡萄藤下翻花绳的手,喜上眉梢的痣,还有一整个夏天逆流的光。


炎热的气流,越来越稀疏的禅鸣,斑驳着投落到发顶的光斑,绵绵地拉丝一样宣告着夏季。而那大开的窗户旁,盯着外面郁青的树,趴着一个很想念有你的那个夏天的我。


好像有用不完的时间,可以奔跑没有尽头的路,然后能够在无限的角度偷看你并不会转过来的脸,任性地在逆光的时候盯着,直到尽管我别开脸去,仍有你不褪的剪影,长久地存在于我紧闭或否的眼帘。


即使下过倾盆的大暴雨,脱下过鞋子去淌讨厌的泥泞,我还是对从前的夏日心心念念,不敢预想夏日的终结。虽然更多的时候不停呻吟着让人熔化的燥热,揪着校服的领口扇风。


不敢让夏日终结。


我还没有停止对你的眷恋。


但那些你逆光的夏日,落在了后头,由飞驰的时间列车承载,慢慢地,我想,会离开我的脑海,不屑于我的记忆深处。


评论
热度(1)
© 苔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