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牢骚牢骚些东西什么的。

我终于想起来了 昨晚做的什么梦

我梦见了从前喜欢我的男孩子

毕业的时候在他的学校不期而遇

两个人隔着一米半的距离

相视笑笑

一直这样面对面地站着

笑着

就是不肯转身而走

那个时候他问我累不累,我反倒说不累了,尽管被他的这个关心感动得热泪盈眶。

其他人不问的时候,心里总是会焦躁地想:你们也不问问我累不累,也不看看我消瘦成了什么样子

莫过

胆小、寡断、为时已晚

才剩下了追忆潸然

失眠的夜里想起你。

不失眠的夜里梦见你。

总是说

什么时候不走调了给你唱一首吧


什么时候能跨八度了给你来一曲吧


什么时候买板子了给你画一张吧


总是这么说总是这么说


可直到现在呢


都还没有出现那个 什么时候


也还没有出现那个 你

我想要在认定的道路上跑到无法动弹的勇气

假如我所奔跑过的痕迹,也能有人想要追逐。


我会不会更有力量不顾一切地前行,直到筋疲力尽。

我梦到过那个男孩子,骑着自行车从我窗前经过。

最好是每一块伤痕都有一段奋斗顽强的故事。

有时候禁不住伤感,凭什么我这几载人生,偏要活得越来越烂。

讨厌的人越来越多了,我是不是也越来越遭人厌了。

© 苔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