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牢骚牢骚些东西什么的。

我亦生有翅膀,只是长错了方向。

睡不着时想什么

想如果这样会不会那样。


想明天见你时要表现得多么开朗。


想绝对还没睡的你为什么还不评论我的朋友圈。


想起床找本小说看看去。


想撒娇聊天。


想我为什么还是睡不着。


想明天要不要干脆不起早。

很是孤独

当小心翼翼地说出明知难以实现的梦想,而万籁俱寂的时候。


再无哪刻如此时般更悲哀着自己的孤身一人。

只是没有这种机会

我也很想很不要脸地说自己有天赋,然而并不能。

如何对着没感觉的学科度过大学的一生

这种碌碌无为又心力交瘁的绝望感。

水季

如果下的不是雨


落的是不是就不叫泪


滂沱的大雨会不会更名


再不叫做天的哭泣


而仅仅只唤 降于地表的水

“老师老师,你怎么看师生恋啊?”


“……唔 这个可能要看对象吧。”


“那假如对象是我呢?”

若有能力,笔下世界大概也精彩

执着地为笔下每一个人物配上名姓,尽管最后大致都无法描画成形,毕竟也是存在过,只可惜是仅在我脑海而已。

重要的约定总是无法成行

当我发现我不能和人作什么约定的时候,我已经失约太多次了。所以我才不要再和你约定什么考同一所大学、上同一个班、留在同一个城市继续靠近了。


说不定这样反而能靠近了。

本没有良药

形成伤疤的东西很多,能够减褪的却基本没有。

© 苔辛 | Powered by LOFTER